硅谷新贵避疫 新西兰地堡成首选 _ 东方财富网
地处地球边际、人口仅490万、美丽的自然风光、安稳的政治环境以及一流的医疗设备,新西兰多年来一向是美国有钱人的“国际求生方案”的首选。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这个生意愈加火爆。   在美剧《亿万》中,男主角对冲基金大亨阿克斯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亿万富翁国际末日“方舟”的船票。这座地下奢华流亡所由防核堡垒改造而成,配有医疗设备、满意的食物储藏与武器装备,专供超级富豪们抵御末日灾祸。   现在,剧中的情节成为实际。跟着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延伸,为躲避疫情,美国富豪可谓各显神通。4月28日,据媒体报导,极具危机意识的硅谷新贵,不少人挑选举家迁往斥巨资打造的“避疫堡垒”,而这些隐居地址大都坐落国际地图上的“天南地北”—新西兰。   新西兰是疫情操控得较好的西方国家之一。4月27日据BBC报导,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表明,该国当时已“打败”疫情。   报导称,新西兰自4月5日陈述89例新增确诊病例以来,该国病例数继续呈下降趋势。   地处地球边际、人口仅490万、美丽的自然风光、安稳的政治环境以及一流的医疗设备,新西兰多年来一向是美国有钱人的“国际求生方案”的首选。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这个生意愈加火爆。   逃向新西兰   疫情爆发后,全国际机场几近停摆,唯一新西兰皇后镇机场愈加繁忙。尽管新西兰政府早在3月20日宣告了非公民入境禁令,但却挡不住那些具有双重国籍的富豪。禁令发布之后,一些硅谷亿万富翁纷繁乘坐私家飞机抵达新西兰躲避疫情。   相同事务十分繁忙的还有坐落得克萨斯州的地堡制造商Rising S公司。彭博社报导称,每天,该公司都会接到许多电话咨询怎么运用他们所购买的新西兰隐秘地堡。   作为美国最大的新西兰流亡所制作商,Rising S在新西兰建有38个末日地堡。这些地堡深度达新西兰地下约3.35米,自带奢华澡堂、游戏室、射箭场、健身房、电影院以及手术床等设备。   疫情爆发后,一位来自硅谷的客户向公司总经理加里·林奇咨询怎么翻开这个造价数百万美元的地堡。   “此前他从未住进去过。此次他打电话专门向我问询地堡的解锁暗码。”林奇称,“他去新西兰,是为了躲避眼下在纽约发作的全部。”这位客户在硅谷运营着一家科技公司,平常住纽约,而纽约已成为美国疫情震中。   事实上,许多客户在购买后从未运用过地堡,临行前势必要打电话给林奇,具体问询怎么解锁大门、热水器是否装置水过滤体系、电器功率等琐碎的问题。   此外,也有不少电话是想要购买新的地堡。   总部坐落加州的Vivos生计庇护所公司的创始人罗伯特·维奇诺表明,该公司现已在新西兰南岛的克赖斯特彻奇(Christchurch)以北区域制作了一个可包容300人的地堡。疫情爆发后,他不断接到客户打来的电话,问询庇护所相关信息。   避世乌托邦   其实,有钱的美国人在新西兰打造流亡的地堡由来已久。据《每日邮报》报导,硅谷亿万富翁危险投资家、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彼得·泰尔一向在为国际危机做预备,他在湖边小镇瓦纳卡Wanaka具有477亩土地和价值1380万美元的豪宅,可赏识白雪皑皑的山脉,他还在新西兰南岛皇后镇购买了价值470万美元的房子,并在地下深处制作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隐秘庇护所。   泰尔对《商业内情》说:“新西兰早现已是乌托邦了。” 他以为,新西兰是整个国际最终尘埃落定的当地,他也把他的危机意识传播给了科技界的其他同仁。   身家上亿美元的对冲基金老板朱利安·罗伯逊也在皇后镇具有一座俯视瓦卡蒂普湖的旅馆。富达国家金融公司董事长比尔·福利在惠灵顿北部的怀拉拉帕区域具有家乡。《泰坦尼克号》和《阿凡达》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在新西兰普努伊湖邻近购买了一座豪宅。   新西兰Stuff新闻网称,在该国制作地下流亡设备,成了不少美国富豪的标配。   以林奇的公司为例,惯例地下流亡所造价约300万美元,若配上文娱设备,价格能飙升至800万美元乃至1500万美元。跟着疫情在美国全面爆发,这类公司事务量倍增。   新西兰激流岛上的建筑工人莫洛伊表明,这儿简直是“亿万富翁的游乐场”。他表明,岛上许多豪宅一年到头没人住,“便是为了让有钱的亿万富翁在国际其他当地发作不测时,有个能躲的流亡所”。   新西兰奢华房地产生意品格雷厄姆·沃尔也表明,近期收到多个美国富豪致电咨询,期望在岛上购买房地产。“他们都说现在看起来就新西兰最安全了。”   现在无法计算有多少美国富豪在新西兰买下了地堡。这些地堡都藏在偏远的旮旯,只要GPS才干找得到。   危机情结   英国《卫报》以为,这门生意的成功好像源自高超的营销。“危机庇护所”这类概念在美国的硅谷高管中极具卖点,依托于山明水秀、地广人稀的特性及其共同的地理位置,新西兰这个“世外桃源”正好成为开发商投合寻求“流亡所”的美国硅谷高管的绝佳挑选。   国际危机的幻想在美国文明中根深柢固。即便在2012年,许多美国人仍以为国际因为玛雅预言而完结。   近年来,核泄漏、病毒分散、极点灾祸、经济危机等灾祸性事情的发作,更让不少人忧虑起了国际危机。   美国国家地理频道曾推出过一档真人秀《末日预备者》(Doomsday Preppers),记录了参加者在为国际末日做预备的状况。节目在首集播出时就招引了超越400万观众,到第一季结束时,它成为了该频道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节目。   国家地理安排的问卷调查显现,将近40%的美国人信任:经过储藏供应品和制作防空洞来应对国际危机,比存钱购买养老稳妥要正确得多。   别的,特朗普的就任,也推动了富豪们对危机的预备。《卫报》报导称,在特朗普中选美国总统后的7天之内,新西兰移民局数据显现,总共有13401名美国人挂号请求移民,这个数字要比平常高出17倍。《新西兰先驱报》在报导这股移民潮时,乃至用了“特朗普末日”这个标题。   与普通人不同之处在于,硅谷富豪,既具有满意的金钱和资源,也有方法将翔实的方案付诸行动。   曾为了应对国际危机而去做眼部激光手术的Reddit公司CEO史蒂夫·霍夫曼估量,全球大概有一半的硅谷亿万富豪现已置办了某种方式的“稳妥”。他表明,关于富豪而言“购买这种地堡其实就相当于买了一座休假别墅”。   “考虑到富豪们现已具有的财富,用其间小部分的财物对冲这种危险是十分合理的做法。”曾在Facebook担任工程总监的黄易山表明。   国际各地的规划公司也正是看准了这个商机,开端规划各种灾祸流亡所。这些流亡所不只巩固无比,可以抵御核爆、地震,并且设备齐全,乃至比一些家庭住所还要舒适,正满意了富豪们心中的“危机情结”。(文章来历:年代周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